我爱游戏网欢迎您的光临!
 

报告:国内女性游戏市场中女性用户规模占比近半

2019-11-4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原标题:报告:国内女性游戏市场中女性用户规模占比近半 腾讯等巨头拼储备,小游戏团队主打细分市场,全渠道发布抢上线,“版号珍贵,不能浪费” “终于拿到版号了,太不容易了。”10月6日,正在和合作团队共同研发游戏的张策(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现...
原标题:报告:国内女性游戏市场中女性用户规模占比近半

腾讯等巨头拼储备,小游戏团队主打细分市场,全渠道发布抢上线,“版号珍贵,不能浪费”

“终于拿到版号了,太不容易了。”10月6日,正在和合作团队共同研发游戏的张策(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时间就是金钱,在得到版号后第一件事就是迅速上线游戏。”

几个月前,张策得知自己研发的游戏拿到版号,这让他激动不已,为了能打造更迎合市场的游戏,他主动找到其他游戏公司寻求合作。“我们希望能在这个行业获得成功。现在难得有上线的机会,肯定希望能做得更好。”

2019年版号开放已经10个月时间,共发出1000多个版号。在此前等待版号的时间里,游戏行业已经经历了一轮洗牌,接下来,游戏公司未来趋势何在?目前看,大厂开始储备游戏、深耕出海,加速抢占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小团队则希望能通过转战赛道,进而在其他细分领域中崛起。

抢上线+主打细分市场

“来之不易的版号不能浪费”

10月5日,凌晨2点。

马涛(化名)在工作室内四处走动,督促着电脑前正在反复进行游戏数据测试的程序员。自己的游戏终于拿到版号,马涛和团队放弃了难得的假期,全力扑在游戏研发上,准备再搏上一把。

此时的马涛压力巨大。作为游戏团队的创始人,他最初拿出50万砸入游戏研发,此后为了能安稳度过等待版号下放的那段时间,他又投入了四五十万元。“几乎是把所有资金都押在了这款游戏上。”马涛说。

“现在除了让游戏尽快上线外,还得考虑如何躲开大公司的垄断。”马涛称,面对来之不易的版号,他决定走细分化精品游戏路线。

“游戏版号审核的加严,其实也是一次行业洗牌的过程。”10月13日,业内观察者姜敏分析称,“大家都知道版号难拿,在做游戏时会更加全心投入。”

在此前版号容易得到的年代里,为了能快速赚钱,国内多家中小游戏团队都采取“跟风”玩法。通常一款游戏取得成功后,不到1个月时间,市场中必然充斥着大量相似游戏。不少公司甚至直接“换皮”,在得到游戏源代码数据后,对角色、画风稍做修改,迅速推出新游戏抢夺市场。

马涛同样跟过风。几年前策略类游戏走红市场之时,他曾连续一个月时间内推出3款类似游戏,“当时换个人物造型、页面就上线。根本不管品质如何,能快速赚钱就行。”

“现在市场变了。”马涛深知行业的变化。不仅巨头对市场的垄断,让玩家在下载同类型游戏时只选择“大厂出品”,同时版号发放的越发严格,也让游戏团队不敢轻易将机会浪费。

和团队商量多次后,马涛决定将新游戏风格定在女性游戏上。在他的计划中,如今国内大厂对女性向游戏尝试不多,无论从玩法、风格还是游戏成熟度上,市面上都还没有一款达到垄断地位的游戏。

事实上,女性玩家的数量与日俱增。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中国女性游戏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女性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已经超过430亿元,用户规模达到2.64亿人,预计在2020年,女性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将达到568.4亿元,未来三年依然有近140亿增长空间。

报告还显示,在国内女性游戏市场中,女性游戏用户规模占比趋近半数,而女性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占比总体游戏市场不足1/4。

“这给了我们一个超车的机会。”马涛表示。在对比了市场中其他女性向游戏后,他督促团队设计人员将游戏画风改得更为可爱,同时增加了角色之间的互动,以及更多元化的游戏内容。

“不能浪费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版号,要是这个做不成功的话,下一次再得到版号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马涛说。

人手财力缺乏,中小团队抱团

“比重新组建团队靠谱”

张策(化名)走了另一条路线。

苦等近1年时间后,张策在2019年所发布的游戏版号名单中,看到自己提交审核的游戏名字。这让他欣喜若狂,“终于拿到版号了,现在务必争取最快速度上线。”但张策清楚,如今团队仅剩自己一人,单打独斗显然无法实现这一计划。

“一支完整的团队还需要游戏研发、运营等多个环节的人员。”让他焦虑的是,如果游戏因为缺少人手而导致上线时间晚于同行,在玩法以及设置相近的情况下,玩家很可能不会接受自己的游戏。“当时盘算了下,要招募到合适的团队成员,至少需要半个多月磨合,时间根本耗不起。”

思考之后,张策决定和另外一家游戏团队进行合作。

2019年9月,张策联系上一家曾经有过合作的游戏团队。在体验游戏小样后,对方兴趣颇高,仅用了一天时间就达成了合作意向,并敲定盈利后五五比例进行分成等细节。

“大家目的很明确,在一个月内将游戏做上线。”张策向记者介绍,“我负责统筹整体风格以及游戏类型,对方安排相应人员进行配合。”让他安心的是,合作公司无论是在资金还是技术等方面,都相对成熟,远比自己重新临时组建团队要靠谱得多。

“很多小游戏团队在拿到版号后,仍可能出现人手、财力皆缺乏的情况。团队要想继续完成游戏,采取寻找大公司挂靠,以及中小厂商联合开发在业内比较常见。”10月11日,游戏圈观察者姜敏表示。

在杭州运营着一支游戏团队的老白同样认可这一观点。“现在对于中小游戏公司而言,在缺技术以及缺资金的情况下,抱团生存或许才能走得更远。”

如今仍在等待版号的老白同样选择加入到一家研发策略类游戏的团队当中。在签订合作条件时,老白承诺以每月5000元的薪水帮助对方公司进行游戏后期数据研发,而一旦自己的游戏得到版号后,对方也会安排相应人员来继续合作。“不排除会给对方一些股份,这样的话更能加快游戏研发的速度,毕竟早一天上线早一天赚钱。”

“在北京、上海以及广州等游戏产业发达的市场里,中小游戏公司大多集中在游戏从业者相对集中的孵化空间里。”10月12日,在上海运营着一家众创空间的杨兵告诉记者,“国内很多小游戏团队就两三个人,在游戏研发后期测试、数据编写等领域都往往缺乏足够的人手。这种情况下,大家会选择互相帮助,抱团发展。一旦有团队需要人手,通常会寻求彼此间的合作帮助。”

从挑渠道到“广撒网”

“能在任何平台露出就行”

10月7日,刚抵达北京的刘宇(化名)不顾疲劳,积极地联系着手机里每一位渠道发行商,希望和对方实现合作,对自己所研发的游戏进行推广。这是他从事游戏开发近10年来,第一次感到游戏上线的不易。

2017年,看准游戏市场火热的刘宇投资100万,和2个圈内朋友合伙开起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在陆续推出几款角色扮演小游戏并获得成功后,刘宇决定趁团队士气正盛时,玩一把大的。

“当时市面上都是传奇、奇迹等以男性角色为主的即时战斗游戏,我们计划以二次元卡通角色的形象来切入。”刘宇说,“从人设到画风都和市场已有游戏不同,只有打差异化才能吸引到玩家的关注。”

刘宇将工作室的300万元资金全部投了进去,但当他经历数月时间,成功将游戏研发出来后却发现,市场变了。

2018年3月,版号暂停发放的消息传出。刘宇发现市面上越来越多的团队都没拿到版号。行业也从不断有开发团队提交审核申请,逐渐变得少有团队再开发游戏。裁员、解散的风声不断传来。

“很多小游戏团队在这期间解散。根本原因在于小团队没有充裕的游戏储备,仅有一款游戏,在迟迟得不到版号的情况下,自然会被‘拖垮’。”姜敏表示。

那段时间,刘宇每天都在焦虑。“团队所有的钱都在里面,如果游戏上不了线,不仅意味着团队将解散,更代表这几年白做了。”

苦等版号的日子里,刘宇为了安抚团队,开始将工作重心重新转回此前所开发的游戏里。“当时为了全力拼新游戏,老游戏都基本属于闲置状态,现在不得不重新捡起来。”

幸运的是,此前的老游戏为刘宇每个月带来四五万元的收入,尽管分到每个人手中仅有几千元,但支撑着团队熬过了等待的日子。2019年5月,他终于拿到了版号。

为了游戏早日盈利,刘宇一方面让团队迅速对游戏完善,并开始加入充值、物品购买、虚拟货币销售等功能,以便让游戏上线后能得以迅速变现。另一方面他开始频繁联系游戏渠道商,希望将游戏在更多的平台上线。

记者了解到,通常手游公司在研发出新游戏后,会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将游戏上传到360游戏、百度游戏等渠道平台上供玩家下载玩耍,平台越多,则意味着玩家接触、下载的可能性更大。

“以前看不起一些小渠道,觉得转化率不高,只希望和一些大渠道合作。”刘宇说,如今的他希望在所有平台上都能将游戏发布出去。他计划通过“广撒网”的模式,在更多的平台上推广游戏,“现在希望能找到一个和所有平台都有关系的渠道商,分成多点无所谓,只要能在任何平台有露出就行。”

马涛、张策、刘宇是幸运的,他们拿到了版号,在等待版号的漫长时间中,已经有一批小游戏团队选择了解散。

“在等待期间,如果以前有游戏上市,即使收入微薄,仍能支撑公司度过这段期间,如果仅是将未来押在一款游戏上,风险很大。”老白说,“另外就算拿到版号,但市场不会因此发生变化,仍然集中在巨头上。如果不和大厂合作的话,仍然面临死亡的可能。”

10月9日,国内游戏投资人蒋勇说,“知名游戏厂商的游戏谁都想投,因为盈利概率大些。而中小游戏公司面临着巨头对市场的垄断,生存不易。投资者也会谨慎得多。”

“得到版号并不意味就绝对成功。”蒋勇说,“真正需要在市场中站住脚,还有更多的因素。”

版号助力

游戏巨头搏下半场

事实上,版号同样影响着大厂的发展。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 年中国游戏产业在整体收入上的增幅明显放缓,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144.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3%。

记者查阅相关数据后发现,一些游戏公司如巨人网络、掌趣科技或多或少受到版号的影响。巨人网络在半年报中表示,受到行业政策调整及版号审批发放节奏的影响,产品上线计划被动推迟。掌趣科技在半年报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系公司自研重点游戏产品的上线时间全部延迟。

但记者注意到,目前巨人和掌趣旗下多款游戏已得到版号,据业内人士分析称,两家公司或许将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发力。

得到版号进而发力的还有巨头腾讯。

2019年8月,腾讯财报显示,其二季度网络游戏收入273亿元,同比增长8%;其中智能手机游戏收入222亿元,同比增长26%,环比增长5%。腾讯表示,增长的原因是“游戏版号恢复审批后,我们的游戏发行量增加,抵消了淡季因素的影响。”

记者注意到,腾讯当红游戏《和平精英》在得到版号并成功上线后发展迅猛。据第三方研究机构Sensor Tower于2019年6月统计数据显示,在不包括中国地区的安卓手机市场收入下,《和平精英》在2019年5月流水约7000万美元。而据蓝莲花研究机构判断,《和平精英》稳定期月流水约达到8亿人民币,年化流水约达到100亿人民币。

“如今市面上没有一款游戏能够撼动《和平精英》在吃鸡类游戏的地位,此前多家游戏公司所研发的吃鸡游戏都逐一被淘汰出局。”姜敏说。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完美世界三家具代表性的头部游戏企业后发现,在游戏版号恢复的“半年大考”中,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完美世界3家在2019年上半年同比出现增长。其中,三七互娱表现亮眼,营收达到60.71亿元,同比增长83.83%,净利润也达到10.33亿元,同比增长28.91%。

“作为老牌游戏企业,三七互娱和世纪华通手握多个知名IP游戏,能够赢得足够的玩家。其中三七互娱旗下多款游戏都取得了月流水过亿的成绩。”姜敏分析称,“而世纪华通旗下运营的《热血传奇》、《最终幻想14》等游戏,也确保稳定收益。”

完美世界的半年报同样呈现上升势头。除了手游的稳定表现外,完美世界对电竞的布局也引发外界的关注。此前完美世界引入的《DotA2》2019ê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